采访秘猿Nervos合伙人COO吕国宁: 创造信任机器的人

2018年7月13日 11:36
來源:奇点财经

2018年7月5日,香港奇点财经来到秘猿的办公室,一张很简朴的海报,“秘猿科技大目标”,对公司的使命,目标,价值观都做了明确的定义。放眼望去,办公室里没有豪华的前台,没有加长加大的办公室,简单到一目了然的大厅里有的是骄傲的员工和工作时的紧张。

Part 1我们应该算是中国区块链公链技术的黄埔军校。

国内许多公司会以3-4倍的价格来挖我们的人, 但是我们的核心团队里许多员工三观都是非常正的,多多少少带着理想主义,我们现在最缺的不是经费,而是志同道合的人。行业里的人叫我CTO挖土机,因为我们团队里几乎个个都是知名技术公司里的CTO。

我们的首席架构师谢晗剑 (Jan Xie)之前在以太坊核心团队(Research Team)工作有两年之久,跟 Vitalik 一起做了 Casper — 以太坊下一代核心协议早期研究和开发,并且一直是 pyethereum 和 ruby-ethereum 的主要维护者。我们的CEO太檑是云币网和Peatio交易所的核心技术人员;我们的首席科学家张韧曾是比特币技术维护团队的研究合作者,唯一的中国人;而我则曾经以联合创始人兼 CTO 的身份,参与过 imToken 的第一版实现,而 imToken 是国内最流行的以太坊钱包。可是以太坊的区块链应用真的爆发了么?其实并没有。大家都还在等,在等扩容方案落地,等处理速度和吞吐量可以支持真实的商业应用落地,等开发语言,环境,工具变得更安全,成熟。

“区块链就是白皮书加大佬站台,做真东西的人太少。”“区块链技术很好,但是性能太差,根本不实用。”“区块链学习门槛太高,只能是极客的玩具,无法普及。”作为一个专注区块链底层技术团队,我们一直受到类似疑问的困扰。这些疑问不仅仅来自于区块链技术爱好者、投资人,也来自我们自己。从四年前研发开源交易所Peatio,三年前创建 Ethfans,两年前开发高性能区块链内核 CITA 和星火矿池(现在星火矿池算力规模排到了世界前二),到参与 imToken 第一版的核心开发和 Ethereum 下一代共识机制 Casper 的开发,我们一直专注于区块链最基础最核心的协议或者基础设施的构建,我们还组织了无数国内的技术 Meetup,参与并组织以太坊开发者大会。这些年来区块链领域本身从技术到理念再到市场也都在飞速进步,然而时至今日我们发现,区块链技术距离真正普及仍然还有相当大的一个鸿沟。这个鸿沟当然有法律和监管滞后的因素,但更关键的是区块链技术仍然高冷,不仅性能低下,而且对开发者、用户门槛都太高,没有一套既快又方便的区块链解决方案方便大家基于其上快速构建自己的应用服务生态。这样区块链的普及也就无从谈起。

目前,秘猿CITA这个产品是面向企业级用户的商用智能合约平台,我们叫它公共许可链,Public Permission Chain。我们的CITA可以说成是加强版的EOS,它可以配置成联盟链也可以配置成公有链(开放许可链)。秘猿科技已与招商银行、中钞区块链研究院、现在支付、众签科技等机构展开相关的重要合作。CITA在10个节点的环境下可以达到15000TPS,我们认为这样的算力可以解决99%的商业应用场景了。

而我们在建构Nervos公链项目的时候把能够满足真实商业的需求放在了首位,进而将Nervos公链扩展成了Nervos Network。它包含为商业应用构建的任意多条应用公链AppChain和为这些商业应用提供跨链和安全服务的基础公链CKB。Nervos AppChain强调的商业可实现性,Nervos CKB则强调仲裁的公平性,突出去中心化安全。

Part 2:加密经济(Cryptoeconomics)是区块链发展多年以后形成的全新经济体。自我保障协议是加密经济的基础,也是一种前所未见的新物种。

发展到今天,互联网平台已经渡过了需要吸引用户和第三方合作伙伴的成长期,行业的增长天花板就在眼前,平台与平台参与者之间的关系从非零和博弈转向零和博弈,平台必须与第三方争抢用户和利润,所有人都知道,抑制了第三方的参与积极性也就抑制了创新。这是互联网模式的困境。加密经济网络是互联网发展到成熟阶段的自然延伸。

“加密经济(Cryptoeconomics)与其他的虚拟经济相比较时显得鹤立鸡群,因为她是我们迄今为止创造出的最活跃的市场:她与互联网一般大,跨越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吸引了成千上万来自不同国家的市场参与者;她将个人创造和交易数字资产(Cryptoassets)的成本降到极低,正如当年博客与微博将传播的成本降到极低然后汇聚了前所未有的注意力一样,她也汇聚了前所未有的流动性;她永不停转,7*24小时不间断的为用户提供服务。维护这样一个跨越地域的自发市场运行的,不可能是受到地缘限制的传统制度,只能是在任何时间、任何空间都能够成立的普遍规律:数学、理性、博弈,等等。加密经济的大厦正是建立在密码学和博弈论之上,通过精心设计的自运行制度激励用户共同保障市场中各种协议(即合约)的执行,进而保证市场参与者的资产所有权和交易执行,维护市场的稳定运行。由于加密经济中的协议是由一种去中心化的机制,而非参与者以外的第三方来保证实施,我把它称为自我保障协议(Self Enforced Protocol)。自我保障协议是加密经济的基础,也是一种前所未见的新物种。”

“这个古典信任网络唯一的问题,在于其可信等级还不够高,因为我们需要相信根证书颁发机构的实力和人品(根证书颁发机构发生的安全事故并不少);在于它缺乏对自我保障协议的内在支持,我们无法在其中定制和实现能够自我保障执行的协议。我们需要解决这些问题。因此,我们理想中的加密经济网络基础设施,同样应该是分层和解耦的架构,通过一组协议而不仅仅是一个协议来定义,对自我保障协议提供原生支持,并且有一个无需依赖任何第三方的信任链的根。”

-引自《大家都想造出更好的以太坊,但这个方向一开始就错了》,作者:谢晗剑

Part 3:区块链是创造信任的机器,是一个不依赖任何第三方的由算法和经济激励维护的的网络。

“如果跳出区块链的深井来观察,我们提出的问题不应该是“如何打造一台世界计算机”,也不应该是”如何解决区块链面临的性能和隐私两大难题“。区块链只是一种技术工具。我们可以清楚看到的是,人们想要的不是区块链,而是加密经济。作为Nervos的设计者,我们试图回答的是这样一个问题:如何为未来的加密经济设计基础设施?问题的答案可以是区块链,也可以不是区块链……区块链是创造信任的机器,是一个不依赖任何第三方的由算法和经济激励维护的的网络。区块链刚好是我们想要的那个无需依赖任何第三方的信任链的根。”–引自《加密经济的信任引擎》,作者:谢晗剑

2017 年年底,我们发起了 Nervos Network 项目,目标是做下一代区块链基础设施。然后我们马上组建了开发团队,基于之前两年多的联盟链和公链开发经验,结合我们对下一代区块链基础设施架构的设计思想,我们的团队用了三个月时间做了若干个概念验证和迭代,基于这些工作,我们正式发布了 Nervos CKB白皮书,即Nervos Network的底层基础公链设计。

当前的环境下,共识被过分强调了,但共识协议的改进,并不是能够解决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很多时候,整体的架构设计往往是更重要的。所以,Nervos倡导分层设计站在整个系统的角度去看区块链,而不是去单纯压榨共识,让每层的共识解决方案更单纯和简单。

在Nervos 网络中,CKB和Generator构成上下层的关系,CKB 是共同知识层,而Generator 是生成层。CKB 只关心Generator 产生的新状态,不关心状态产生的具体方式,因此Generator 的具体实现形式是非常多样化的。

在研究和实践中我们认识到,如果将Nakamoto和传统拜占庭容错两类共识协议有机的结合在一起,新的混合共识在一致性、可用性、公平性及运行开销等方面可以形成最佳组合。CKB按照混合共识的思路,设计并实现自己的混合共识算法,为交易提供见证。通过将Nakamoto共识和传统BFT共识结合,我们既可以保留开放性和可用性,又可以在正常路径下获得传统BFT共识的优秀性能,将交易时延降到最低,最大程度的提升系统吞吐量。

我们为 Nervos 网络打造的信任引擎叫做 CKB(Common Knowledge Base),共同知识库。这个名字源于我们对区块链的认识,CKB 位于 Nervos 网络的最底层(我们称为 Layer1),是整个 Nervos 网络的安全之锚。在 CKB 之外,Nervos 还要定义 Layer1 与 Layer2 之间的信任传递协议,将 CKB 建立的信任传递到上层,保障 Layer2 DApp 的执行,保障整个 Nervos 加密经济的运行。这是一个类似 PKI 体系的分层信任网络,绝大部分的计算、存储、网络传输发生在 Layer2,只有在 Layer2 的运营节点作恶,产生信任问题时,用户才需要与 Layer1 交互,提交密码学证据给 CKB,CKB 根据证据和事先确定的规则进行仲裁,由此保障 Layer2 上协议的执行。Layer1 的目标是安全,Layer2 的目标是计算

CKB 自身使用 PoW 共识,通过 PoW 将 CKB 与现实世界中的能量锚定。选择 PoW 是因为这是目前已知的最为可靠的开放网络共识协议。我们希望尽可能的最小化 CKB 的职责,专注于安全的共识,为上层建筑创造信任,而不是最大化 CKB,让它能够支持各种通用的业务场景。因此CKB只需要保留两个功能:一是简单安全的共识算法,二是支持 Layer1 与 Layer2 之间的信任传递协议。

Part 4:我们要代表中国,做出可以代表中国的世界级区块链基础设施项目。问心无愧是我们唯一稳得的报酬。

我,谢晗剑,太檑, 何斌以及另外一位好友,我们8年前就是在同一家公司里共事,是Washington DC的一家技术咨询公司的远程工程师,为北美的项目做开发。2014年,我加入了云币网,之后我们5位组成了云币网的技术核心团队。云币网当时是少有的开源的交易所,曾经一度交易量达到全球第一,因为他们是中国早期支持BiShare的,也是国内第一家支持以太坊的交易所。我和剑写了几乎所有的开源代码,但是交易所和区块链其实是没有太大关系。直到2015年我们接触到以太坊,并且参与了以太坊的ICO,成立了以太坊社区ethFans,并且是以太坊在中国做的最好的媒体。在Nervos项目早期阶段,我们倾向于华人或中国工程师,原因是我们觉得用母语交流战斗力最强。但是我们的全球化一直在布局,我们Nervos的第一个meetup是在纽约开的。

在刚刚结束的北美之行,我们见了许多北美一线的机构,团队,讨论的话题自然包括我们双方怎么看中国的许多其他项目,在讨论过程中,有个词组是我们绕不开的,就是 “pump and dump”,意思就是项目没有实质,只是为了发币,然后炒作,这种类型的项目在中国数量不少。其实要证明我们的项目和团队能力给一个不熟悉我们,不熟悉中国环境,甚至带有一点点偏见的投资机构是很不简单的事情。但是我们要证明的不仅仅是这些,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有勇气选择自己的态度,选择自己的道路,我们要代表中国,做出可以代表中国的世界级区块链基础设施项目。

肯尼迪在 1961 年的总统就职典礼上的演讲,他向全人类展现的是未来的美好前景,探索太空,治愈绝症,消除贫困等等,大家在激动之余,会问这些真的都能实现么?最后肯尼迪说:问心无愧是我们唯一稳得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