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汇率操纵到加密币战争 — 挑战美元霸权进行时

2018年11月3日 10:26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香港奇点财经 Singularity Financial Nov.3 2018 –

未来是否会看到美国支持的Ripple与中国主导的比特币之间的加密币战争? 这不是一个修辞问题或小说故事。 因为美国越来越担心中国对世界上最大的加密币比特币的控制特朗普总统希望通过培养加密币Ripple(XRP)来对抗上海对比特币的铁腕控制。

比特币是一种自由浮动资产,这意味着它的价值取决于供需。 虽然中国在比特币网络的采矿方面占据主导地位,但它对比特币的个别单位影响甚微。 这意味着从供需角度来看,它对资产价格的影响很小。

加密监管以及交换基础设施已离开中国, 而且在受到严格监管的美国市场中,加密托管服务正得到大型机构的支持。最近,富达投资推出了自己的比特币托管平台。 而高盛支持的BitGo也计划在该领域展开竞争。 资本在流向最安全的地方,比特币也不例外。 美国监管部门对比特币的接受将鼓励投资者将比特币存放在美国 – 这远远超出中国影响力的范围。

1.美国内部汇率操纵口水战, 加密币成为推荐投资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The United States Federal Reserve)是一个基本属于美国政府管辖之外的非政府实体,近日再一次遭到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抨击。前参议员罗恩保罗Sen. Ron Paul写了一篇严厉的博客,攻击美联储,并暗示特朗普可能是正确的。

从最简单的角度来看,美联储对美国经济保持着极高的控制力。 他们设定了储蓄账户和信用卡等银行产品的利率,他们还通过每年印刷或多或少的新钞票来控制货币供应量。通过控制金融体系的这两个方面,美联储可以制造条件引导繁荣和萧条的周期。

根据前参议员Ron Paul的说法,由于中央银行可以随意操纵金融市场,个人需要通过多元化其持仓来保护自己,他在文章中给出的例子有贵金属,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

罗恩保罗也做了一个有趣但有些可怕的预测,他预测新的经济衰退很快就会到来,这种经济衰退会是由美联储操纵金融市场造成的。更令人吃惊的是,Ron Paul表示,他预测即将到来的经济衰退会导致我们所认知的法定货币的终结。

政府应如何采取行动呢? 他认为政府应该豁免“贵重金属和加密货币所有交易的资本利得税和其他税收。”这样才可以增加他们在更广泛的投资者中的使用。

且把世界末日之说抛开不谈,专家们普遍认为,每个人应该将至少一部分资金投入黄金和房地产等刚性资产,也是时候让普通投资者仔细研究下加密货币。

2.对加密货币,中国央行并不消极保守,美国当局高度关注

2018年10月26日,深圳国际仲裁院一项关于比特币的裁决证明中国政府承认比特币的属于受法律保护的财产,中国并无法律禁止持有或私人交易比特币。这说明中国对加密货币的态度并没有如传言那样消极与保守,相反地,中国央行对于加密货币非常重视。

2018 年10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2019年的年度招聘名单,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共招聘6人,其中计算机、密码学、微电子专业方向招聘4人,负责法定数字货币相关软件系统、加密技术和安全模型、交易终端芯片技术研发等工作;经济法和金融专业各招聘1人,负责法定数字货币相关法律与经济政策研究工作。职位简介中明确提及了法定数字货币。这表明,中国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意向十分明显。

香港奇点财经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上搜索结果显示,截止2018年10月28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专利数已达到62项,均为数字货币相关专利成果,充分显示了中国央行在数字货币领域取得的丰硕成果。

作为忧患意识极强的国家,美国当局对加密货币的关注可能高于任何国家。美国国会就比特币和加密货币问题已经召开多次听证会,而且会一直持续下去。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比特币期货已经上线交易,比特币ETF多次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否决。美国联邦政府及美联储对加密货币的态度似乎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虽然美国将比特币界定为商品,但其战略思维显然不是虚拟资产、货币这个层面,而是“加密货币是否会妨碍美元全球霸权体系”。

美国证券交易所委员会对比特币ETF非常谨慎,主要考虑到比特币主要的现货市场不在美国,比特币的算力被中国垄断,没有办法保障比特币不被操纵,或交易安全无法保障。当然,对于美国联邦来说,可怕的不是比特币,而是出现类似于以太坊、比特币这种加密货币,甚至更为大规模的加密货币,被恐怖分子所控制。恐怖分子可以掌控加密货币实施网络攻击和金融攻击。当然,这个危害应该是全球性的。

3.不允许比特币挑战华尔街,也不允许各国汇率操纵

美国华尔街金融大佬对加密货币的否定并非没有理由,他们相信联邦政府、美联储不会允许比特币挑战华尔街的金融地位,更不会让其威胁美国的金融安全。所以说,百万一枚的比特币,至少美元不会答应,否则华尔街就崩盘了。

同样,中国的货币及汇率问题也一直饱受争议,常常成为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攻击对象。2018年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由于处于中美贸易战期间而饱受涉嫌汇率操纵的质疑,却无实证。

对于汇率操纵的定义,美国财政部自行制定了认定标准,2015年起,对汇率操纵国的认定提出了三条明确的指标:一是对美国的年贸易顺差达到200亿美元;二是经常账户顺差占GDP比重超过3%;三是该经济体持续单边干预汇率,通过买入外国资产促使本国货币贬值,且12个月购买总量占该经济体GDP的比重达到2%。中国只满足第一项标准,因此未被列为“汇率操纵国”,而是同日本、韩国、印度、德国、瑞士一同被列为观察名单。

10月13日,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年会期间表示,中国会继续让市场在人民币汇率形成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中国不会进行竞争性贬值,不会利用汇率作为解决贸易摩擦的工具。与此同时,在与易纲会面后,美国财政部长Mnuchin称,中国官员已向他表示,人民币继续贬值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4.只有数字货币具备取代美元的条件

对于中国来说,人民币国际化的真正意义,并不是要从历史的角度去取代美元,成为第二个美元.就算真有一天取代了美元,最终的结果也并不是一个理想化或可持续的发展路径。未来取代美元的,肯定不是第二个类似美元的货币,就像取代黄金作为世界货币的,是美元这种纸质的信用货币,而不是另一个金属货币。

未来能够打败美元的,应该是一种超越美元信用,或者说是超越其便捷性、公平性和信任度的货币。暂时看,只有基于加密技术和区块链等架构之下的数字货币可以从理论和实践层面,摆脱固有的美元体系,达到取代美元的标准。

研究数字货币,对于美国来说,可能仅仅是一种改善美元经济体系的一种锦上添花,而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一次重大的历史机会,如果错过这次机会,无论中国经济强大到何种程度,最终结果依然可能是人民币将不得不像日元一样,成为美元的终身影子货币。唯一可以等待的就是美国出现大的动荡,美元退出历史舞台,但这种等待似乎时间成本太高了。因此,研究数字货币,实际上也是给人民币未来寻找更大的出路和更多的可能性。

2018年9月10日,纽约金融服务部(NYDFS)同时批准了两种基于以太坊发行的稳定币,分别是 Gemini 公司发行的稳定币Gemini Dollar,与Paxos公司发行的稳定币Paxos Standard ,每个token有 1 美元支撑,旨在提供法币的稳定性,以及加密货币的速度和无国界性质。

请注意,这次批准发行特殊的地方在于,首先是锚定美元,而且接受纽约金融服务部的监管,信用背书大幅提升;其次是发行技术基于区块链应用以太坊(ETH)合约系统。也就是说,一旦发行,就会受到双层保护,一个是法律层面的纽约金融服务部的保护,同时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法律监管;另一个是受到以太坊区块链合约之下的保护,即透明、不可窜改,而且完全去中心化。 

纽约金融服务部批准的这两个稳定币,其实从政策和战略的角度讲,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批准了一个企业的商业需求或业务模式,或类似于批准了一个信托或ETF之类的,其实真正的意义在于,美国正在利用这次机会,重塑美元,以及重新规划美元的全球性战略。从大国竞争的角度来讲,美国再一次掌握了一个比较杀手级的武器,他可以用美元的稳定币,进一步将美元经济渗透到全球各个角落。

相关链接:

http://www.55coin.com/article/3390.html

https://cryptodaily.co.uk/2018/11/how-crypto-could-prevent-a-recession/

https://www.cryptocurrency365.com/news/chinas-state-backed-cryptocurrency/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10-21/mnuchin-open-to-change-in-currency-test-as-u-s-spars-with-china?srnd=premium

http://opinion.jrj.com.cn/2018/09/1408302509059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