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平台是否违法不妨碍归还不当获利

2018年8月10日 12:52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消息,北京葡萄科技公司经营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因系统原因向名为李建锋的用户名下账户多充值了5个比特币,李建锋无端获得41305.34元,拒不返还。为此北京葡萄科技公司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李建锋归还不当获利。

据奇点财经查阅相关判决文书发现,在一审过程中,李建锋辩称:(1)葡萄科技公司通过区块链进行充值比特币进行交易兑换人民币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并涉嫌刑事犯罪;(2)葡萄科技公司提供的居间服务,促成李建锋与其他用户按照约定的价格达成协议并进行交易。即使因错误交易产生的债,也仅存于买卖合同双方之间,葡萄科技公司已经扣除了手续费,因此,葡萄科技公司无主体资格,无权代表买卖合同双方主张权利。

但法院认为,李建锋在葡萄科技公司注册成功就视为其同意《Coinnice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服务协议》,该协议属于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双方均应当按照协议履行义务。李建锋在没有合法根据情况下,获得41305.34元,给葡萄科技公司造成损失,应当将款项返还给葡萄科技公司。

李建锋对东城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表示不服,又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在此次庭审过程中,李建锋认为:(1)葡萄科技公司设立网络平台进行比特币交易的行为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属于违法行为,不应受到法律保护,一审判决李建锋退还葡萄科技公司款项,等于认定了葡萄科技公司进行比特币交易及获利的合法性。(2)根据《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提供网络交易的商户应当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注册并领取营业执照。而葡萄科技公司登记的营业范围为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服务、技术推广、企业管理咨询、投资管理。葡萄科技公司其以营利为目的设立比特币交易平台超出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许可的经营范围;(3)葡萄科技公司在提供网络平台进行比特币交易时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第三条第一款关于“非金融机构提供支付服务,应当依据本办法规定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成为支付机构”的规定,葡萄科技公司不但未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反而为规避该规定利用员工名称开立的信用卡账户收取款项、开展业务,葡萄科技公司违反了该规定。

因此李建锋认为,葡萄科技公司设立比特币网络交易平台本身就属于违法行为,设立比特币交易平台进行获利更是违法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葡萄科技公司称其错误地多给李建锋充值了5个比特币,属于自身的过错行为,其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应风险自担,李建锋不应当退还;《Coinnice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服务协议》(以下简称《服务协议》)违法了法律禁止性规定。一审法院认为《Coinnice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服务协议》属于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但李建锋认为,葡萄科技公司设立该平台本身就属于违法行为,故该服务协议理应属于无效协议。

对此,葡萄公司辩称:根据《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并没有强制要求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等服务的互联网站;《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的适用对象是金融机构而不是非金融机构葡萄科技公司提供的比特币登记和交易服务属于技术服务的一种,未超出经营范围经营,属于合法经营;葡萄科技公司不是支付机构,无需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葡萄公司不属于此许可适用对象。

二审法院认为,李建锋在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取得相应款项具有合法依据的情况下,构成不当得利,应将41305.34元返还葡萄科技公司。李建锋虽上诉主张葡萄科技公司违法设立比特币网络交易平台,多充值5个比特币属于葡萄科技公司自身过错行为,应自担后果,但葡萄科技公司设立比特币网络交易平台是否违反相关规定,并不影响李建锋承担因缺乏合法依据取得相应利益而应负的返还责任,故李建锋的该项上诉主张缺乏法律依据,不予采纳。二审维持原判,并为终审判决。

对于这起事件,奇点财经认为,《协议》在2017年9月30日国家禁止在中国境内从事比特币交易前是有效的,因此《服务协议》并未违反相关规定。而葡萄科技公司向李建锋主张返还相应款项的事由并非基于其与李建锋之间的居间合同关系,而系因李建锋非基于合同关系等合法依据,取得相应款项,而葡萄科技公司利益受损的事实。因此,本案应系因不当得利事实而引起的争议,案由应为不当得利纠纷,而非居间合同纠纷,因此葡萄科技公司提供居间服务所涉及的是否违法等问题就更不应该成为李建锋拒不归还不当获利的理由。

中国司法界关于区块链相关的案件,还有此前在6月28日,浙江杭州互联网法院对一起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进行了公开宣判,首次对采用区块链技术存证的电子数据的法律效力予以确认。其实,这起案件是一起简单的著作权侵权案件,不过,因为原告采用区块链技术作为电子证据的存证方式,并且这种方式被法院支持和认可,法院也据此认定了被告相应的侵权行为,从而使此案成为全国首例区块链存证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王亦非认为,这起案件的特殊之处在于法院在判决中首次对区块链技术进行了诠释,同时通过对证据的认证标准对区块链技术证明力大小作出判断,因此也具有一定的标志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