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 纪念金庸

2018年10月31日 05:28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十四个字,一副对联,看来似乎并无出奇之处,但内中却包括了十四部惊天动地的武侠小说,用十四部武侠小说的第一个字,缀成这副对联。当初在写作这十四部小说之际,绝无日后用首字作对联的打算,但竟然天然浑成,可称有趣之极。各位如熟读金庸作品,可以知道每一个字,代表了他的什么小说,略花几分钟找一找,十分有趣。由此可知写这十四部小说的人,作这副对联的人,才情是如何之浩淼。此人并非别人,就是金庸。 (引自倪匡的文章《武侠小说大宗师—金庸》)

2018年10月30日晚间,金庸,本名查良镛,武侠小说宗师、政论家、企业家、资深传媒人,在香港养和医院病逝,终年94岁。1985年起,金庸历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政治体制小组负责人之一,基本法咨询委员会执行委员会委员,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委员。2000年,获得大紫荆勋章。2009年9月,被聘为中国作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名誉副主席。同年荣获2008影响世界华人终身成就奖。2010年,八十六岁高龄的他获得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

金庸一生才华横溢,厚重侠义,为他赢得了亿万读者的心。金庸的武侠小说是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无可比肩的畅销书,征服了无数读者的同时也掀起学术界对其研究的热潮。金庸与蔡澜、倪匡、黄霑并称“香港四大才子”。倪匡、蔡澜和金庸交情甚笃,1977年张彻导演拍摄《射雕英雄传》,就是由倪匡编剧、蔡澜监制。“射雕英雄传”奠定了金庸武侠小说大宗师的地位,人人公认,风靡了无数读者。在“射雕英雄传”之后,金庸就脱离了大公报,和他中学时期的同学,沈宝新先生,合创明报。明报在香港,销数不是第一,但是在知识分子的心目之中,它是第一大报,在国际地位上,是第一大报。连美国国务院,都会三番四次,请主持人金庸去商议国家大事。

明报不但使金庸的地位提高,也使金庸的收入大大增加。可是明报在出版的初期,却是一份小型报,销数最差时,不过五六千份,工作人员不超过十人,全是凭藉金庸的才能和努力,合伙人沈宝新的干才,初创时期的工作人员如潘粤先生、戴茂生先生、雪坡先生等等的努力,才逐步创出了今日的天下,成为中文报纸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份报纸,是小资本,靠人才成功的一份报纸的典型。

据可查数据统计,金庸作品改编及衍生出的影视剧共117部(包括已拍摄未播映,电影上下集以2部计算),其中《倚天屠龙记》16部,《射雕英雄传》15部、《神雕侠侣》14部(另有1部动画片),《笑傲江湖》《鹿鼎记》《书剑恩仇录》均有11部之多,《碧血剑》《天龙八部》各8部。

金庸的小说版权被卖得很多,大陆、港澳台乃至新加坡,其中只有一次他以“1元”的价格将自己的小说卖给央视,名为“卖”,实为赠送。这一次“买卖”成就了2001年央视版《笑傲江湖》,开启大陆影视公司拍摄金庸剧的序幕。

(以下细节引自倪匡的文章《武侠小说大宗师—金庸》)

金庸爱书,私人藏书之丰,令人吃惊。他曾有一个超过两百平方米的大书房,全是书橱。近两三年来,精研佛学,佛学书籍之多,怕是私人之最。为了要能直接读佛经,他更开始学全世界最复杂的文字:印度梵文,毅力之高,简直是超人。

十馀年前,金庸嗜玩“沙蟹”,“蟹技”段数甚高,查府之中,朋辈齐聚,由宵达旦,筹码大都集中在他面前。笔者赌品甚差,有一次输急了,拍桌而去,回家之后,兀自生气,金庸立时打电话来,当哄小孩一样哄,令笔者为之汗颜。又有一次也是输急了,说输了的钱本来是准备买相机的,金庸立时以名牌相机一具见赠。其对朋友大抵类此,堪称是第一流朋友。

金庸又曾对围棋看迷,但段数不高,已故名作家司马长风,称他为“棋坛闻人”,可知棋艺平平。现在,他对围棋的兴趣也大大减弱了。

金庸在年轻时,曾学过芭蕾舞,对古典音乐的造谙极高,随便拣一张古典音乐唱片放出来,唱上片刻,便能说出这是什么乐曲来。

金庸十分喜欢驾车,更喜欢驾跑车。最早,用过凯旋牌小跑车,后来,改驾积架E型。他驾积架E型之际,经常的速度是二十六哩。后来,又换了保时捷。保时捷跑车性能之佳,世界知名,到了金庸手中,平均驾驶时速,略为提高,大约是三十哩。曾有人问金庸:“你驾跑车超不超车?”金庸答:“当然超车,逢电车,必超车!”其性格中的“稳”字,由此可见。

金庸不嗜酒,号称“从未醉过”。根本喝得少,当然不会醉。他吸烟、戒烟,次数极多,如今一样大吸特吸,并且相信了中年人不能戒烟的理论。

金庸也略藏书画。如今书房中所悬的,有史可法的书法残片,曾在他处看到过不知是真是假的仇英“文姬归汉图”,也曾见过四幅极大的(超过五公尺长)齐白石精品,吴昌硕的大件等等。

金庸也集过邮,不过他集的是“花花绿绿”的纸而已。

金庸对吃并不讲究,穿亦然,衣料自然是最好的,但款式我行我素,不受潮流影响。

金庸……

以下是一些采访金庸的有趣报道:

1)选自金庸演讲稿

我的小说一向写人物,而历史又是我一向比较有兴趣的,所以将讲题定为“历史人物与武侠人物”,大家来听演讲,想必是对我小说中的人物感兴趣。以前有很多人问过我,我最喜欢哪些历史人物?如果让我选,我最想当哪个历史人物?其实中国历史最舒服的人就是乾隆皇帝,一生下来就是皇帝,也没皇位争夺问题,也没做过什么杀人放火的大事,一生舒舒服服当个太平皇帝,还为中国建立很大的版图,荣华富贵至死,也没什么家庭悲剧,这个人生是很圆满的。

2)某夜,在闲谈中,一位朋友忽然问我:“古今中外,你最佩服的人是准?”我冲口而出的答复:“古人是范蠡,今人是吴清源。”

这不是考虑到各种因素而作的全面性客观评价,纯粹是出于个人的喜好,以大智大慧而论,我最敬仰的自然是释迦牟尼;以人情通达而论则最佩服老子;文学与历史著作中我最喜欢司马光的《资本通鉴》。当时所以说范蠡和吴清源,是因为我自幼就对这两人感到一份亲切。我曾将范蠢作为主角而写在《越女剑》的一个短篇小说中。至于吴清源先生,自然是由于我喜爱围棋,因而对他不世出的天才充满景仰之情。

3)台湾小说国际学术研讨会

记者:您笔下有很多聪明漂亮的女孩子,但很多人对她们没多少好感,认为她们不适合做老婆,您觉得呢?

金庸:做情人、老婆的都要聪明比较好。(记者插问:听说您欣赏黄蓉,却不敢娶黄蓉?)如果世界上有黄蓉,愿意嫁给我,我当然要娶了,这样人生会丰富很多。

台湾演员萧蔷:您书中对女性角色的形容,赵敏是着墨最多的一个,像“艳丽不可方物”,我一直在想,只有夕阳才会给我艳丽不可方物的感觉,您这么写赵敏,真令我羡慕。

金庸:赵敏是我比较喜欢的角色,因为她的个性比较复杂,不像有的女孩个性很简单,像双儿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