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副行长:货币的未来

2018年11月6日 13:35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Singularity Financial

引言:日本央行副行长Masayoshi Amamiya在日本货币经济学会的演讲。香港奇点财经Singularity Financial翻译整理– Nov.6 2018

经济学教科书将货币的三种功能描述为“价值衡量”、“存储价值”和“交换媒介”,而信用是这些功能的基础。通过建立“信任链(“chain of trust”)”,人类能够与未知的他人分享无形信用,建立经济社会。

货币的发明使单一价值单位命名所有商品和服务成为可能,以标准化方法汇总测量值,提高各种经济活动的信息处理效率。若有不同类型和单位的货币流通,人们就需要评估其可信度,效率将大大降低。因此,中央银行被确立为发行纸币的单一发行人。而现代中央银行的建立导致了“双层体系”,由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组成,中央银行专门向公众提供中央银行的货币或基础货币,而商业银行通过基于货币的信贷创造来提供存款。

在双层体系下,包括银行在内的私营实体以及开发出一系列创新支付工具,如支付宝。如今移动支付在全球不断发展,其背后正发生着巨大变化。使用手机或智能手机的人数激增,特别是在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例如中国,移动支付的份额以及超过传统零售支付手段。数字技术作为促进“金融包容性”的重要工作,备受关注。全球的“数据革命”正在发生,数据的重要性在广泛的经济活动业务中不断提高,正在成为可以创造附加值的新资产。

同时,“虚拟货币”“加密资产”等新媒介也正在崛起。现在大约有2000多种类型的加密资产。其具有以下共同特征:使用“分布式”类型技术,如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技术(DLT),没有特定的发行人,并非以美元等主权货币单位计价。

最近,学术界和国际论坛开始有人倡议,中央银行应利用新技术以及发行可用作货币替代品的数字货币。

日本银行副行长Masayoshi Amamiya就未来货币将如何演变发表了他的看法。只要主权货币保持其可信度额效用,加密资产(没有特定发行且不以主权货币单位计算)似乎就不会被广泛用于支付和结算。为使加密资产比主权货币更容易被支付和结算,需要与中央银行存在的信任竞争。加密资产需要承担“挖矿”相关的大量成本,其需要大量的计算和电力。由于该限制,使加密资产不容易被运用于日常支付和结算。而实际上,现在加密资产也主要作为投机性投资购买。

然而加密资产背后的技术,如区块链和DLT,可能具有巨大的潜力若其成功与主权货币现有的信任相结合,有助于提高经济交易和支付的效率。而许多中央银行已着手研究和试验这些新技术。

其次,与加密货币不同,以主权货币单位计价的数字支付工具将继续扩大,进而促进“无现金”支付。但在现金已经被广泛使用的国家,数字支付工具需要时间来压倒现金并被广泛使用。但货币的核心价值取决于信用而非材料,技术创新、贸易发展以及数据革命都将进一步推动无现金支付。

第三,货币和数据将更加相互联系,彼此更加紧密。无现金支付服务被用作收集大数据平台,以各种方式影响经济和金融结构。如新进入金融服务领域的IT公司和电商公司已大数据和收集数据平台为核心,提供金融服务在内的各种服务,行业提供金融服务的结构。

第四,将维持由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等私营实体组成的双层体系,但私营实体的特征将发生改变。现金作为支付工具有自身的弹性,因为其不依赖于电力供应。而中央银行的职责是为支付和结算提供有效的基础设施来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因此现阶段取消现金并非很好的选择。

第五,随着数字化的进展,无现金支付得到更广泛的使用,货币政策和中央银行的最后贷款人作用可能仍然有效。无现金支付和货币政策可能导致以下影响:1.加密货币被广泛应用于日常支付和结算,但现阶段不太可能;2.无现金支付工具作为银行的债务发行,或者发出转移银行存款的指示,该情况货币政策有效性不受损害;3.与现有银行不同的非银行提供以主权货币单位计价的负债为更广泛使用的支付工具。虽然这些工具会产生新问题,但是其影响可控,货币政策在数字化时代依然有效。

 

虽然加密资产不太可能被广泛用于支付和结算,但数字化无现金支付工具将继续增长并得到更广泛的应用。根据该数字化支付的趋势,货币也将在座位信息和数据的媒介方面发挥更大作用。货币与数据的联系将进一步加强,它们之间的密切联系将影响金融服务和经济结构。同时,中央银行和私人实体组成的双层体系将会继续维持,货币政策和中央银行的最后贷款人的作用将继续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