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通证派代表孟岩:当下的区块链热点与通证经济的未来

2018年11月23日 22:04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Singularity Financial

前言:孟岩先生是全球最大中文IT社区CSDN的副总裁,并作为通证派发起者之一,与元道先生共同提出“通证经济”的概念,是国内首批推行通证化的学者。香港奇点财经有幸对孟岩先生进行了专访,就当前区块链的热门应用STO,以及孟岩先生积极投入的通证经济系统设计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一、当前美国法律框架下STO难行,香港或是突破口

奇点财经注:本次访谈中,孟岩就当下火热的STO 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鉴于目前美国严格的监管框架,中国企业赴美ST0,注册成功不难,但融资很难满足企业需求,比如REG D的公开发行限制了投资人资质,融资方很难融到计划的金额。其次,孟岩提醒到,中国证监会虽允许企业赴海外融资,不过也要求赴海外上市需要在12个月内完成,否则需回到国内且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总的来说目前这种情况下大部分项目STO可能不会有很大的收获。不过,提到香港,孟岩认为STO是香港的发展机遇,香港有独立监管机构,可独立制定STO监管制度,包括独立的监管上线。他表示如果香港在这方面取得突破,就有机会成为全球区块链领先城市,同时也将推动STO的发展,孟岩相信STO一定会塑造几个明星项目,表示企业应该先小心谨慎剖析,一旦得出结论应该大胆尝试。与此同时,孟岩还呼吁国内证监会能制定更灵活的监管让更多的中国企业有STO的机会。

对于STO,奇点财经此前报道的《详解STO:行业新宠,距离成熟仍道阻且长》中认为各国的监管会日趋清晰和成熟,技术的发展也会在斗争中日趋完善,这些因素都将促进STO的健康发展,从目前的趋势来看正是如此。此外,对于香港的政策,奇点财经此前报道的《【香港政策】香港监管破冰,或吸引区块链资源聚集》以及《【香港政策】香港证监会:将为加密货币交易设置监管沙盘》中可以看到香港证监会注意到了“投资者通过基金或无牌照交易平台接触加密货币资产的兴趣越来越高”这一事实,并积极推出沙盒监管,走出了对加密资产监管的“破冰之旅”。

以下是这部分的采访实录:

  • 美国证监会SEC此前将通证分为证券类和应用类,最近又将两个加密归类为未注册证券,对此您怎么看,宣称自己是应用类通证的平台会被追究吗?

现在看SEC有些动作给人感觉像秋后算账,对于圈子里的震撼很大,很多人比较担心,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对于一个项目来说,只要发出来的是Security token,就可能被追究也。现在情况来看,秋后算账这类事情在一段时间内可能会愈演愈烈,包括整个17、18年发过token的筛查,判定类别,这个是会发酵,打击面会扩大,对行业影响中期来看比较大,但我个人来看短期看是负面的,中长期来看是正面的,会促进我们更规范,朱佩江秘书长说的发空气币对这个行业的伤害非常大,远远大于其他因素,比如一个空气币骗走钱,削弱社会对行业的信任,这会对行业内的人带来严重的伤害,某种意义讲,政府做一些监管从长远来看是有意义的。

  • 现在STO特别火热,它用现有的证券法去套用对通证的合规,目前的情况来看您觉得资产通证化是否适合中国的项目呢?

STO我觉得对于少数企业非常有价值,这个领域一定会塑造几个明星项目,但是对大部分尤其是对中国的企业来讲,在美国的证券法下,STO对他们来说是镜花水月,好看不好吃,根本就达不到他们的目的,所以每个企业要根据自己的情况,仔细研究STO的规则,判断自己是不是适合做STO,大部分初创企业和大部分初创项目我认为是不适合的,因为严格来说它是套用现有的制度。根据现有的证券法,STO主要是两个类型,一个是REG A+,一个是REG D。REG A+只适用于美国或者北美经营,且主要业务也在那里展开的,大部分的中国项目是不适合这个的,REG D是分Rule 504、506(b)、506(c)这几种,大部分项目选择入506(c),这种规则体系的规定是没有融资上限,也允许你宣传,但是他要求你只能向合格投资人募资,而这个合格投资人要求家庭年收入在20万美元以上,或者出去房产以外的家庭净资产在100万美元以上的家庭,这种合格投资人还要注册和登记,这个群体在北美只占1%,再加上这些人有很多投资选择,因此一个STO项目很难在这么少的人群中融到足够的资金,来自中国的项目在国外又很难讲得清楚,所以大部分STO项目可能不会有很多收获,所以一定要谨慎.个别项目如果判断自己有戏,应该借着STO往前冲一下,这件事不失为在熊市中监管和产业的夹缝中寻找出路,越早收益越大。创业者如果认为有这个拿下STO的资格,就应该大胆尝试,所以总的来说既要小心谨慎的剖析,一旦得出结论就应该大胆尝试。

现在对于其它方式来说,STO在早期具有明星效应,如果作为最早的几个STO的项目你可能可以可以获得比较好的成果,但是对于大部分的企业并不见得是一个太符合需求的机会,此外还有一点可能很多人是不知道的,中国证监会规定是允许中国企业到海外融资上市,但是呢,也是有规定的,如果出海融资必须经过中国证监会的批准,这个批准的概率很高,但是有个附加条件,它要求企业在12个月内必须上市成功,如果不成功要回到国内,要回复到申请出海之前的状态,这对很多企业很难做到,第一很多企业无法保证12个月内上市成功,第二万一上市不成功回来也很难回到原来的状态,因为资金宣传战略都已经做了变化很难恢复,所以对于企业也有很大的压力。我也呼吁证监会在这方面能更宽松一些,让更多的企业有STO的机会。总的来说就是看起来很美,但是不见得好吃。

  • 那您觉得如果是去香港做STO呢?

这就要补充一下,STO的机遇可能来自于,现在据说华尔街已经有一些传统的机构进入STO里,有可能把STO的监管规则做出一些修改,STO就会变的非常有价值,所以大家要密切关注美国这边的政策变化,回过头来看香港,香港最大的机会恰恰就在这里,香港有它的独立监管机构,有机会独立制定自己的STO监管制度的权力,那么香港如果在这方面有突破的话,我觉得它就有机会成为全球区块链领先城市,这对目前面临经济挑战的香港来说是一个机遇,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新的东西呢。

二、通证经济系统设计的中心化、去中心化之争

奇点财经注: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去中心化与中心化之争贯穿了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发展过程,对此奇点财经就激励机制的设计者,价值观,DPOS机制的评价三个方面采访了孟岩。孟岩表示通证经济规则的创造必须是中心化的,是具体几个人甚至一个人的创造,它体现的价值观在最初期也是设计者的价值观。不过因为区块链不可篡改等特性,具体实施的可信度被极大地提高,后期的修改也一定程度需要用户的认可,且用户可以自由选择社区的去留,体现了去中心化。说到DPOS机制,孟岩认为不应该陷入名义之争,而是要要辩证的看待节点数目多寡的差别,孟岩表示无论是21个节点抑或是几万个节点,可信度相比中心化系统都有极大地可信度提升,从现实来看DPOS模式适合现在许多的产品。

关于通证经济更详尽的言论请看以下访谈实录:

  • 通证经济系统中的的激励机制由谁来创造呢?

创造规则一定要中心化的创造,有具体的几个人创造规则,这套规则写在区块链上运行,通证经济体是否能繁荣昌盛主要取决于你原来的这套规则是否公平,是否有有效的激励制度。很显然不可能规则永远都不会改变,就需要有人调整改变它,比如这个区块链经济体中我们奖励拾金不昧,打扫卫生,后来我们认为它主动扶老奶奶过马路,减排降噪都是我们需要激励的,这时候就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通过我们的治理机制去修改规则,让新的规则覆盖原先的,另外一种是有一个中心化机构,比如基金会这种方式,事先储存一部分特别奖励基金,在这个过程中随时机动的奖励一些行为,这两种模式都是非常可用的模式,但是第二种模式有走向中心独裁化的可能性,这种情况需要强调制治理机制,包括民主投票,社区融合,来产生动议,批准动议,系统是活的,规则是死的,必须要用活的规则去对应活的系统发展。

  • 按照这种说法,孟岩老师觉得采用DPOS机制在前期快速调整规则的策略在项目发展的前期会更重要吗?

我对DPOS没有敌意,我是认可它的。前段时间有个国外区块链媒体直接说EOS不是区块链,后来很多人反驳它。我认为不想执迷于名义之争,区块链的本质还是他是否用几乎不可篡改的方式来记录数据,用时序的方式来记录发生的事情,他的可信度的是否达到足够高的程度。坦率来讲,如果中心化系统有一种技术能让可信度达到和区块链可信的程度,不用区块链也可以跑通证经济,我也很支持这样的架构。问题在于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中心化系统都摆脱不了有台主机运行,只要它有一个物理上可操作的实体,就有可能存在被利益相关方、被腐化的中心改变,以权谋私。所以我们看不到中心化系统可以达到去中心化系统的可信度。而去中心化系统,21个节点和5000个、几万个节点之间,未必有质的差距。因为如果算力和权力足够分散的话,就能互相监督,它的公正性和可信度就会达到非常高的水平。相反,如果算力过于集中,你会看到几万个节点大多数都是一两个利益主体的马甲,可信度可能还低于21个节点。所以我们要辩证的看待这个问题,DPOS这种模式还是适应相当多种场景的。

  • 社区通证经济系统体现的价值观最开始是取决于设计者吗?后续的发展中会加入用户的元素吗?

对,一开始是取决于设计者,有些通证经济治理机制的设计是允许用户参与系统长远发展,有些是不允许的,就好像比特币的处理方式就比较坚硬,但是并不是说坚硬或柔软有好坏之分,特别是未来通证经济发展到比较高级的阶段时,很多很多人都会基于自己对这个行业的认知来创建通证经济的社区、规则、还有方案。如果你接受这个规则,你就加入这个社区,你喜欢另一个你就加入其他社区,大家可以有选择,这样我们就不必要求一个人在设计通证经济系统时要完美无缺,大家各自提各自的建议,再让社区治理机制去选择。包括你刚才提到的允不允许社群去修改规则,这件事本身也是要被选择的,有些人喜欢灵活性,有些人喜欢原则性,我们可以做自己的选择加入到不同的社群。市场上最重要的就是选择,自由选择。

三、通证经济将带来一个价值可多维度衡量的精致时代

奇点财经注:说到当下的空气币ICO项目,孟岩对此表示强烈的谴责,表示它削减了社会对整个行业的信任,对行业人造成严重的伤害。与之相比孟岩肯定了通证经济系统应用的试错,表示即使是一些失败的尝试它的内核中也潜藏着强韧的生命力与爆发力,需要去驾驭它,让通证经济为人们带来进步的同时规避它的危险性。

目前正致力于研究公司通证经济设计应用的孟岩,肯定了通证经济给企业带来巨大发展动力,也认为通证经济将会变革现有的公司制度,通过降低交易成本改变商业生态。

最后,孟岩描述了心目中通过区块链技术达成的多维度衡量价值的精致时代:有新的工具衡量每个人的多元化价值,自由流通的通证将改变过往只用钱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的和贡献的方式,同时使得社会分配资源的方式更加多元化。

具体深入浅出的讲解请看以下访谈实录:

  • 说到信任的削弱通证经济系统设计的失败,比如庞氏骗局是否也会带来一样的后果呢?

是这样,有意无意的庞氏骗局对通证经济也是有伤害的,我个人认为新事物起来的时候这样的失败是难免的,我觉得应该抱着宽容的态度看待,即便是一些失败的尝试中,我们也能看到内核里那种强悍的生命力和能力。只是失败项目没有好好把握,像原子能一样没控制好就爆炸了。原子能用得好就能造福人们,它是一个既有用又危险的东西。人类历史上搞发明创造像火,汽车,电,带来便捷性同时也有危险性,所以我认为面对这样一种展露威力的东西要去驾驭它,规避危险,同时不让它为恶人所用,所以我觉得这没什么特别的,就像火引发火灾我们还是用它,不然人类就不会走到今天了。

  • 从孟岩老师一直以来的言论来看,我们能感受到一种社会责任感与“善”的理念,请问您理想中想运用区块链技术创造怎样的社会价值呢?未来的社会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我对这一块是抱有最大的憧憬的,因为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每个人都活在一个多维价值观的社会当中,这个社会中有多个维度的善和多个维度的恶,比如说钱多,可能是标志成功的维度,另一个方面你可能钱不多,但是你很有知识,在某个领域里造诣很深,这我们也应该给你一个认可,也有可能你没钱没知识,但是很善良,很有勇气,这种人也应该被肯定。或者有些人非常自律,做很多环保,等等,这个世界不是单一维度的,但是我们现实世界中很遗憾,人类只把几个东西算清楚了,比如最典型的钱,大学里的职称,官阶,军衔等,这会造成人们会努力追求那些能算得清的价值观,比如我们追求钱,其实不一定有钱就意味着这个人是好人,也不一定意味着这个人对社会有贡献,有时候恰好相反,但是我们用其他方式算不清楚,因此我们为了降低成本就以钱作为单一尺度来协作。但是要设想一下,我们的善良、勇气、知识,甚至包括颜值,等等价值都可以被非常明确的衡量的时候,这个社会分配资源的模式和依据就会发生变化。比如说,有一家医院,可以宣布来看病排队按照好公民素质得分来排,这样就改变了原来的资源分配次序。

如果很多企业都能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来调整资源分配的次序,那么整个社会就会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当然这里要涉及到通证的流通,比如我刚才说的医院,优先让好市民看病,但是最后可能财务报表会很难看,这就需要整个社会体制相应的配套。企业优先服务好市民需要获得更高的回报,我的通证报表也好看,未来上市后股民和股东会更认可我这样的行为,我们企业才会有动力去那么做。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连工具都没有,连表达多种价值观的尺度都没有,所以我们需要先把尺度建立起来。之后让不同企业,社会,国家去自己选择自己的发展方向,而不是现在被单一的金钱统治。我觉得到那个时候大家应该都会想做一个好人。我觉得通证经济发展起来以后,人们回首今天会觉得我们这个社会特别原始,一个草莽,粗糙的社会,因为它不够精致,它对每个人,对资源的配置相当的粗糙,相当不精致。大家可能会觉得怎么会有这么漫长的时代,仅凭着钱衡量大家的价值和贡献,这太不可思议了。而我们我们在隧道的这一头,又会很疑惑,如果不用单一尺度,大家就会乱做一锅粥。实际上核心问题就是工具,当我们有了新的工具,有了新的平台和生态,我们就会有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观,我觉得我们有生之年都能看到这样的生活方式,我有这样的信心。

总结:怀着对未来社会价值多元化以及人人向善的美好憧憬,孟岩先生坚定不移地投入通证经济的理论构建与应用探索中。目前正致力于各个城市的企业实地考察,试图完善通证经济学理论体系,发现通证经济学的普适性,为未来的通证经济系统设计提供坚实的理论指导。期待孟岩先生帮助区块链的应用通证经济取得突破性进展,也期待未来价值多维度衡量的时代早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