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牛市潮水褪去後,那些沒有裸泳的區塊鏈領域

2018年7月2日 21:35

本文轉自揚帆區塊鏈公眾號。

從2018年年初到現在虛擬數字貨幣市場基本上一直處於漫漫的熊市,雖然出現過短暫的階段性牛市,但是整個市場一直是熊市占據主導。通常來說各個幣圈社群在牛市的時候是非常活躍的,一到熊市就特別冷清,這一現象在過去的半年體現得淋灕盡致。

正如當年的納斯達克互聯網泡沫破滅後,很多公司基本上都死翹翹了,而那些真正有價值的公司開始被更多人關註,並逐漸成長為今天的巨頭,彼時狼狽不堪的穀歌、Facebook,早已是當今熾手可熱的互聯網巨無霸。虛擬貨幣市場一片熊市下,反倒可以看出有哪些領域的公司在認真做事,哪些領域的公司一直在騙錢。

目前來看凡是做應用的項目基本上都沒有落地,因為基礎設施都還沒完善,地基不穩,何以蓋高樓呢。所以目前最靠譜的還是那些認真做事的公鏈團隊,以及基於以太坊的側鏈,或者說應用鏈也是一個非常值得關註的領域。以下重點分析目前公鏈的現狀和發展趨勢。

公鏈的現狀

到目前為止,區塊鏈行業依然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作為底層的基礎設施公鏈依然還存在很多問題,以應用最為廣泛的以太坊為例,交易速度慢已經被吐槽過無數次,去年一個火爆的加密貓游戲就消耗了全網17%的流量,一度導致整個網路不可用。

其次以太坊的鏈上計算和存儲成本也越來越高,擴展性很差,任何人只要花一點以太幣就可以部署一個智能合約,而很多合約到最後可能根本就沒有多少人使用,但是卻要全網的節點為其提供計算和存儲功能,目前一個全新的以太坊全節點需要同步至少1TB的數據,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攀升。

以太坊的交易成本高企同樣是阻礙其大規糢商用的一大瓶頸,誠然為了防止惡意攻擊,需要讓發交易本身付出一些代價,但是很多真實的商業場景存在大量頻繁的交易,尤其是互聯網時代,免費是很多商業糢式的基礎,如果不能解決交易成本高和防止惡意攻擊之間的矛盾,以太坊離真正商業化落地就會一直存在巨大的鴻溝。

以太坊的合約安全問題也是困擾其邁向成熟的一大障礙,可能很多人都聽說過有些ICO項目因為智能合約編程的存在漏洞,在黑客的惡意攻擊下,Token一夜之間歸零,這在傳統的金融領域恐怕是不敢想象的吧。

Vitalik當然也意識到以太坊存在的問題了,針對交易速度慢和擴展性差,提出了PoS和分片的解決方案,目前這兩項方案依然處於開發階段,短期沒有大規糢上線的計劃,所以以太坊的問題依然會長期存在。

各家的解決方案

國內外有很多團隊同樣也看到了以太坊的問題,他們也都提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最被人廣為熟知的公鏈項目就是EOS,EOS號稱有百萬級別的交易速度,可是多方測試下來都遠遠未達到這個目標值。EOS的21個超級節點同樣被人詬病為存在中心化作惡風險,而最近的投票率低導致主網一直無法上線的問題,更是給EOS的上線平添了很多變數。EOS提出憑借抵押代幣來置換資源,而不是交易費的方式,對於解決交易成本高倒是一個比較新穎的解決方案。

EOS在解決交易速度慢的問題上並沒有給出太好的解決方案,本質上是以犧牲安全性作為代價的妥協,但是不管怎麼說EOS在很多方面都給出了很有建設性的解決方案。而國內的很多公鏈項目基本上都還沒有擺脫以太坊生態的思維方式,幾乎都是在側鏈、分片、狀態通道、更改共識算法等方向上打轉轉,並沒有太多新意,每一個項目都號稱要解決以太坊存在的問題,甚至號稱是區塊鏈3.0,但是能否落地實現恐怕還是要打上大大的問號的。

Cardano、Aeternity、Dfinity、Zilliqa等國外優秀的公鏈項目,也在通過不同的技術方案嘗試解決以太坊難以擴展的問題,核心思想是減少參與記賬的節點數量,要麼是通過算法減少全局共識節點的數量,要麼是局部共識,類似分片的思想,但不管怎麼說這些項目都還是提出了很多新穎的技術方案,值得期待未來的落地和實現。

值得期待的Nervos

layer2這個單詞未來應該會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熟知,其實它並不玄虛,我們可以認為最底層的公鏈為layer1,而執行其上的各種其他區塊鏈可以稱為layer2,你可以簡單理解layer2就是各種側鏈方案,但是layer2包含的範圍要更廣一些。

未來的公鏈底層依然還是要以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為重點,這也是區塊鏈相比於現有互聯網很大的一個區別,保證去中心化就意味著要舍棄一定的性能和可擴展性,不過可以通過layer2來解決這個矛盾。layer1保證安全和去中心化,layer2承載更多的應用鏈,它們可以更加中心化,可以有人為更改數據的權限設計,也可以更貼近具體的業務場景,layer1和layer2各有其價值,兩者沒有地位高低之分,它們協同配合可以讓區塊鏈更加貼近真實的商業邏輯。

未來的公鏈應該是在layer1和layer2兩層上都有突破,layer1不承載業務數據,資源有限,並不是誰都能使用,而layer2則沒有這個限制,如此分工明確。就像互聯網時代,大部分的企業組織還是使用局域網,只有需要和外界溝通時才會走互聯網。這個世界上的絕大部分事情都不需要全體人員參與,一個北京的居民會更關心自己城市的公共事務,而不是遠在千裡之外的紐約,所以layer2的業務也會更加本地化,參與的角色少了,效率自然也就提高了。

目前來看Nervos在layer1和layer2上都有非常大的優勢,Nervos的起步其實先從layer2開始,也就是說從一開始就已經有大量的應用執行在layer2之上,然後大量的需求和場景再推演出更加抽象的layer1。而在解決交易速度慢的問題上,Nervos創造性地提出了計算和狀態分離的概念,大量的計算放在本地節點執行,鏈上只同步狀態,這點和絕大部分的公鏈項目都有很大的不同,可以說確實從更高的層面上解決了區塊鏈難擴展的問題。

目前市面上有很多冒充Nervos的項目,提醒各位幣圈投資者,Nervos基金會沒有任何面向個人投資者的計劃和公告,未來只有參與Nervos生態共建的投資者才能共享Nervos收益,所以提醒大家謹慎對待市面上流傳的私募資訊。

小結

本篇文章並不是向讀者宣傳哪種公鏈更好,只是從技術演進的角度分析各種解決方案的優劣,畢竟區塊鏈還處於非常早期,還有很多問題都在不斷探索中,我們能做的就是跟著行業發展的腳步,努力讓自己在行業爆發前找到合適的位置。

原文地址為https://mp.weixin.qq.com/s/XoN_ElK5koj5RlRcHxAA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