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雪連天射白鹿 笑書神俠倚碧鴛 – 紀念金庸

2018年10月31日 05:28
来源:香港奇点财经

飛雪連天射白鹿 笑書神俠倚碧鴛,這十四個字,一副對聯,看來似乎並無出奇之處,但內中卻包括了十四部驚天動地的武俠小說,用十四部武俠小說的第一個字,綴成這副對聯。當初在寫作這十四部小說之際,絕無日後用首字作對聯的打算,但竟然天然渾成,可稱有趣之極。各位如熟讀金庸作品,可以知道每一個字,代表了他的甚麼小說,略花幾分鐘找一找,十分有趣。由此可知寫這十四部小說的人,作這副對聯的人,才情是如何之浩淼。此人並非別人,就是金庸。 (引自倪匡的文章《武俠小說大宗師—金庸》)

2018年10月30日晚間,金庸,本名查良鏞,武俠小說宗師、政論家、企業家、資深傳媒人,在香港養和醫院病逝,終年94歲。1985年起,金庸历任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政治體制小組負責人之一,基本法咨詢委員會執行委員會委員,以及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委員。2000年,獲得大紫荊勛章。2009年9月,被聘為中國作協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名譽副主席。同年榮獲2008影嚮世界華人終身成就獎。2010年,八十六歲高齡的他獲得劍橋大學哲學博士學位。

金庸一生才華橫溢,厚重俠義,為他贏得了億萬讀者的心。金庸的武俠小說是20世紀中國文學史上無可比肩的暢銷書,徵服了無數讀者的同時也掀起學術界對其研究的熱潮。金庸與蔡瀾、倪匡、黃霑並稱「香港四大才子」。倪匡、蔡瀾和金庸交情甚篤,1977年張徹導演拍攝《射彫英雄傳》,就是由倪匡編劇、蔡瀾監制。「射彫英雄傳」奠定了金庸武俠小說大宗師的地位,人人公認,風靡了無數讀者。在「射彫英雄傳」之後,金庸就脫離了大公報,和他中學時期的同學,沈寶新先生,合創明報。明報在香港,銷數不是第一,但是在知識分子的心目之中,它是第一大報,在國際地位上,是第一大報。連美國國務院,都會三番四次,請主持人金庸去商議國家大事。

明報不但使金庸的地位提高,也使金庸的收入大大增加。可是明報在出版的初期,卻是一份小型報,銷數最差時,不過五六千份,工作人員不超過十人,全是憑藉金庸的才能和努力,合夥人沈寶新的幹才,初創時期的工作人員如潘粵先生、戴茂生先生、雪坡先生等等的努力,才逐步創出了今日的天下,成為中文報紙中最有影嚮力的一份報紙,是小資本,靠人才成功的一份報紙的典型。

據可查數據統計,金庸作品改編及衍生出的影視劇共117部(包括已拍攝未播映,電影上下集以2部計算),其中《倚天屠龍記》16部,《射彫英雄傳》15部、《神彫俠侶》14部(另有1部動畫片),《笑傲江湖》《鹿鼎記》《書劍恩仇錄》均有11部之多,《碧血劍》《天龍八部》各8部。

金庸的小說版權被賣得很多,大陸、港澳臺乃至新加坡,其中只有一次他以「1元」的價格將自己的小說賣給央視,名為「賣」,實為贈送。這一次「買賣」成就了2001年央視版《笑傲江湖》,開啓大陸影視公司拍攝金庸劇的序幕。

(以下細節引自倪匡的文章《武俠小說大宗師—金庸》)

金庸愛書,私人藏書之豐,令人吃驚。他曾有一個超過兩百平方米的大書房,全是書櫥。近兩三年來,精研佛學,佛學書籍之多,怕是私人之最。為了要能直接讀佛經,他更開始學全世界最複雜的文字:印度梵文,毅力之高,簡直是超人。

十馀年前,金庸嗜玩「沙蟹」,「蟹技」段數甚高,查府之中,朋輩齊聚,由宵達旦,籌碼大都集中在他面前。筆者賭品甚差,有一次輸急了,拍桌而去,回家之後,兀自生氣,金庸立時打電話來,當哄小孩一樣哄,令筆者為之汗顏。又有一次也是輸急了,說輸了的錢本來是準備買相機的,金庸立時以名牌相機一具見贈。其對朋友大抵類此,堪稱是第一流朋友。

金庸又曾對圍棋看迷,但段數不高,已故名作家司馬長風,稱他為「棋壇聞人」,可知棋藝平平。現在,他對圍棋的興趣也大大減弱了。

金庸在年輕時,曾學過芭蕾舞,對古典音樂的造諳極高,隨便揀一張古典音樂唱片放出來,唱上片刻,便能說出這是甚麼樂曲來。

金庸十分喜歡駕車,更喜歡駕跑車。最早,用過凱旋牌小跑車,後來,改駕積架E型。他駕積架E型之際,經常的速度是二十六哩。後來,又換了保時捷。保時捷跑車性能之佳,世界知名,到了金庸手中,平均駕駛時速,略為提高,大約是三十哩。曾有人問金庸:「你駕跑車超不超車?」金庸答:「當然超車,逢電車,必超車!」其性格中的「穩」字,由此可見。

金庸不嗜酒,號稱「從未醉過」。根本喝得少,當然不會醉。他吸煙、戒煙,次數極多,如今一樣大吸特吸,並且相信了中年人不能戒煙的理論。

金庸也略藏書畫。如今書房中所懸的,有史可法的書法殘片,曾在他處看到過不知是真是假的仇英「文姬歸漢圖」,也曾見過四幅極大的(超過五公尺長)齊白石精品,吳昌碩的大件等等。

金庸也集過郵,不過他集的是「花花綠綠」的紙而已。

金庸對吃並不講究,穿亦然,衣料自然是最好的,但款式我行我素,不受潮流影嚮。

金庸……

以下是一些採訪金庸的有趣報道:

1)選自金庸金庸演講稿

我的小說一向寫人物,而历史又是我一向比較有興趣的,所以將講題定為「历史人物與武俠人物」,大家來聽演講,想必是對我小說中的人物感興趣。以前有很多人問過我,我最喜歡哪些历史人物?如果讓我選,我最想當哪個历史人物?其實中國历史最舒服的人就是乾隆皇帝,一生下來就是皇帝,也沒皇位爭奪問題,也沒做過甚麼殺人放火的大事,一生舒舒服服當個太平皇帝,還為中國建立很大的版圖,榮華富貴至死,也沒甚麼家庭悲劇,這個人生是很圓滿的。

2)某夜,在閑談中,一位朋友忽然問我:「古今中外,你最佩服的人是準?」我沖口而出的答複:「古人是範蠡,今人是吳清源。」

這不是考慮到各種因素而作的全面性客觀評價,純粹是出於個人的喜好,以大智大慧而論,我最敬仰的自然是釋迦牟尼;以人情通達而論則最佩服老子;文學與历史著作中我最喜歡司馬光的《資本通鑒》。當時所以說範蠡和吳清源,是因為我自幼就對這兩人感到一份親切。我曾將範蠢作為主角而寫在《越女劍》的一個短篇小說中。至於吳清源先生,自然是由於我喜愛圍棋,因而對他不世出的天才充滿景仰之情。

3)臺灣小說國際學術研討會

記者:您筆下有很多聰明漂亮的女孩子,但很多人對她們沒多少好感,認為她們不適合做老婆,您覺得呢?

金庸:做情人、老婆的都要聰明比較好。(記者插問:聽說您欣賞黃蓉,卻不敢娶黃蓉?)如果世界上有黃蓉,願意嫁給我,我當然要娶了,這樣人生會豐富很多。

臺灣演員蕭薔:您書中對女性角色的形容,趙敏是著墨最多的一個,像「豔麗不可方物」,我一直在想,只有夕陽才會給我豔麗不可方物的感覺,您這麼寫趙敏,真令我羨慕。

金庸:趙敏是我比較喜歡的角色,因為她的個性比較複雜,不像有的女孩個性很簡單,像雙兒就是。